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以色列博物馆内的字母文字列表(李思琪/摄)

一、字母文字的缘起(公元前10世纪以前)

现代以色列人称希伯来语为‘i?rīt(?????),其词根为‘?r(???),意即“渡过”。凭证犹太人的传统经典《创世记》,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约莫在公元前2千纪从两河流域的乌尔城迁至迦南地(12:1–5),之后就被称为“希伯来人”(14:13)。这一称谓很可能意指“渡河而来的人”,在《希伯来圣经》中可泛指以色列民族的前身。也就在公元前2千纪,西奈和迦南区域出土的石碑铭文为字母文字的生长史拉开了序幕。

公元前2千纪初期,埃及西奈,Serabit el-Khadem,石碑;图片泉源:Joseph Lam, “The Inven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Alphabet,” in Visible Language: Inventions of Writing in the Ancient Middle East and Beyond, edited by Christopher Woods (Chicago: The Oriental Institute, 2010), pp. 189–195.

在更早以前,古代西亚也泛起过其他文字系统,如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与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这两个已消亡的文字系统运用了纷繁庞大的表意和音节符号。相对而言,后继生长起来的“原始西奈字母”和“原始迦南字母”更为精简,只运用了约30个字符。这些符号最初也和图形有关。英国考古学家威廉·弗林德斯·皮特里(William Matthew Flinders Petrie)于1905年在西奈半岛的塞拉比特-埃尔-凯德姆(Serabit el-Khadem)发现了一块刻有原始西奈文字的石碑,其上就有几个类似埃及象形符号的牛头、人手和眼睛。和象形文字有所差异,这些原始西奈文字符号所表达的并不是图意,也不是音节,而是字母。也就是说,凭证截头表音规则,牛头代表响应名词‘aleph中的首音“a”,人手代表响应名词kaph中的首音“k”,而眼睛代表响应名词‘ayin中的喉音。这一阶段的誊写载体林林总总,既有石板,也有铜匕首,另有陶碗;誊写偏向也较随意,或是由右向左,抑或是由左向右,可以是由上至下,也可以是由下至上。源自公元前12世纪或前11世纪末的伊兹贝特-萨塔赫(Izbet Sartah)陶片铭文刻有迄今发现最古老的字母行列(abecedary),其誊写偏向即是由左至右。约莫在公元前11世纪最先,善于做生意商业的腓尼基人将这些字母精简至22个字母,此时的字母线形加倍突出,誊写偏向也基本牢靠为由右至左。

公元前16世纪,以色列,拉吉城,铜匕首上的铭文:“【】RN【】”(李思琪/摄)。


公元前13世纪,以色列,拉吉城,陶碗上的铭文:“BSLST_Y”(李思琪/摄)。

二、第一圣殿时期的希伯来文字(公元前10—前6世纪)

虽然现在对古希伯来文字的详细成因尚无定论,但一样平常以为古希伯来语脱胎于原始迦南和原始西奈字母系统,并逐渐在公元前10世纪成形。一直到巴比伦帝国于公元前6世纪攻陷犹大国耶路撒冷的圣殿为止,古代以色列人都沿用腓尼基的22个辅音字母,并在其基础上生长出古希伯来潦草字体。见证这靠近400年希伯来文字生长的原始资料包罗了大部门在以色列—叙利亚区域出土的石头碑文、文字陶片、钤记和护身符。这些文字质料折射出那时人类生涯的走马看花,反映了迦南地的政治、宗教和一样平常生涯。

公元前10世纪的基色月历(Gezer Calendar)可被视为古希伯来语最早时期生长的一个缩影。这一铭文主要纪录了古代以色列区域每(两)月的务农流动,但鉴于其内容过于简短,我们只能笼统地做出关于这一时期古希伯来语言生长的推论。一样平常以为,铭文上的希伯来文字与腓尼基文字如出一辙,均为辅音。三个辅音字母heh(?)、vav(?)和yodh(?)在这一时期还未被当成元音或是“读音之母”(matres lectiones)来使用。

公元前10世纪,以色列,基色月历上的古迦南/古希伯来字体;右图为希伯来文方块字母转写。图片泉源:Shmuel A?ituv, Echoes from the Past: Hebrew and Cognate Inscriptions from the Biblical Period (Jerusalem: Carta, 2008), pp. 252–257.

与简短的基色月历相比,源自公元前850年的米沙石碑(Mesha Stele)的铭文内容加倍厚实详实。碑文的开头载:“我是米沙…摩押王…我父王在位长达30年之久,我继续了我父的王位。”碑文接着形貌摩押王若何战胜以色列国王,脱离以色列国的奴役。希伯来经典之《列王纪下》3:1–27也提到摩押王米沙与以色列王之间的纷争。碑文内容所接纳的语言应为摩押语,然而碑文字体如这一时期的西北闪米特文字一样,和古希伯来字体基本无异。碑文第二行的???(avi),第四行的?????(hoshiani)和??(ki),另有第十四行的???(nevo)都显示这一文字系统最先使用如?(yodh)、?(heh)等辅音字母为元音。由此看来,与摩押为邻的以色列人很可能也在这一时期最先使用元音字母。

公元前9世纪,约旦迪邦(Dibon)古城,米沙石碑上的摩押/古希伯来字体;右图为其拓印。图片泉源:Shmuel A?ituv, Echoes from the Past: Hebrew and Cognate Inscriptions from the Biblical Period (Jerusalem: Carta, 2008), pp. 389–419.

在耶路撒冷东部发现的西罗亚碑文带给古希伯来文字学家更多的惊喜。此石碑乃古代以色列人所刻,其上的六行文字纪录两队挖水道的工人,听着对方的声音凿开隧道,最终相遇的事迹。虽然碑文上并没有提及那时执政君王的名字,然则凭证古文字学家的判定,该碑文可被追溯至公元前8世纪末或前7世纪初,恰好是犹大国王希西家执政时代。《历代志下》32:1-2说,那时亚述国王西拿基立“侵入犹大,围困一切坚硬城,想要攻破占有”,而且“定意要攻打耶路撒冷”。为了阻止水源被敌人切断,犹大王希西家就建设了一条跨越500米长的隧道,将耶路撒冷城外的基训泉水引入城内的西罗亚池。《列王纪下》20:20与《以赛亚书》22:11也述及希西家的引水工程。以上的文本记述与西罗亚碑文上的内容有异曲同工之妙,碑文可能就是纪录希西家引水工程的原始资料。和更早期的基色月历相比,西罗亚碑文的字体顺畅且圆润,标志着古希伯来文字潦草字体的崛起。

上图为以色列博物馆展出的西罗亚碑文照片(李思琪/摄),下图为其拓文。图片泉源:Shmuel A?ituv, Echoes from the Past: Hebrew and Cognate Inscriptions from the Biblical Period (Jerusalem: Carta, 2008), pp. 19–25.

,

U交所

U交所(www.payusdt.vip)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官方交易所,开放USDT帐号注册、usdt小额交易、usdt线下现金交易、usdt实名不实名交易、usdt场外担保交易的平台。免费提供场外usdt承兑、低价usdt渠道、Usdt提币免手续费、Usdt交易免手续费。U交所开放usdt otc API接口、支付回调等接口。

,


现今的西罗亚水池(李思琪/摄)

来自耶路撒冷南部的拉吉古城(Lachish)的18块“文字陶片”(ostraca)印有生长最为周全的潦草字体。这些发现于城门岗位遗迹中的瓦砾碎片多是信件,寄件人为霍沙亚胡(Hoshayahu),可能是拉吉周围的驻守军官,敬启者为尧士(Yaush),可能是那时拉吉城的地方总督或军事将领。信件内容围绕公元前6世纪巴比伦帝国兵临城下,犹大国即将消亡的历史靠山。其中,陶片4提到拉吉城的处境在巴比伦军队的步步紧逼下岌岌可危,而周围亚西加城(Azekah)的狼烟信号已全然祛除。与此不约而同的记述泛起在《耶利米书》34:7。凭证这部先知书的形貌,拉吉城和亚西加城乃是在耶路撒冷陷落以前,最后剩下的两座犹大国城邑。总之,拉吉陶片在使人窥探希伯来文潦草字体的生长历史的同时,也为希伯来经典的叙述增添了许多历史色彩,更鲜明地弥补了犹大国末后日子的境况。

左图为以色列博物馆所展出的拉吉陶片书信5(李思琪/摄),右图为其拓文。图片泉源:Shmuel A?ituv, Echoes from the Past: Hebrew and Cognate Inscriptions from the Biblical Period (Jerusalem: Carta, 2008), p. 80.

三、第二圣殿时期的希伯来文字(公元前6世纪—公元70年)

公元前8-7世纪,为了利便统治和治理各个征服地,亚述帝国最先使用另一西北闪米特字母文字——亚兰语—为官方语言。之后崛起的巴比伦帝国也接纳亚兰语为那时外交和商业的主要语言。公元前586年,巴比伦军队向耶路撒冷挺进,摧毁第一圣殿,犹大国正式消亡。犹大国的君主、贵族、工匠及精壮男子被俘虏至巴比伦,这些上层精英在流放时代学会了亚兰语,逐渐将它作为一样平常用语。这一历史征象一直延续至波斯帝国兴起,甚至更晚的时期。公元前5世纪,驻扎在埃及象岛的犹太雇佣兵团主要使用亚兰文在纸莎草上撰写公牍和私函。从以下的象岛纸莎草文献可以看出,和古希伯来文潦草字体相比,亚兰文字母的线条更少,形状更方正和开放。这样更为简捷的字形生长可以归功于该文字在差异帝国统治下的普遍应用。

公元前5世纪,象岛犹太人申请在当地制作圣殿的请求。图片泉源:https://en. *** .org/wiki/Elephantine_papyri#/media/File:Elephantine_Temple_reconstruction_request.gif

当波斯帝国登上历史舞台,其统治者居鲁士大帝接纳怀柔政策,颁布下令,让犹太人回归耶路撒冷。公元前515年,圣殿重新伫立在耶路撒冷,标志着第二圣殿时期的劈头。希伯来语的字形就是在这一时期迎来重大转变。彼时回归的犹太精英将亚兰语带回故土,并决议接纳亚兰文的方块字母来取代之前的古希伯来潦草字体,形成了希伯来文新的誊写方式。当波斯帝国支离破碎,并被崛起的希腊帝国取代时,方体亚兰字母对希伯来文的影响力耐久不衰。在死海西北角的基伯特—库姆兰(Khirbet Qumran)出土的古卷系由一群希腊化——罗马时期的犹太隐士编撰和网络而成的,涵盖了厥后被收录在《希伯来圣经》《次经》《伪经》的书卷,还包罗库姆兰群体的宗派文献,其上的希伯来文字多由方体亚兰字母写就。从古卷上清晰可见元音字母。在此以前,希伯来文字主要由辅音字母组成,但死海古卷的希伯来单词多用元音或默音字母来标志读音。公元70年,罗马将军提图斯将耶路撒冷的圣殿夷为平地。希伯来字体在第二圣殿时期之后少有转变,直到今日都以方体亚兰字母的形式泛起在抄本、书卷和各种印刷品之中。

库姆兰第四窟窿发现的《出埃及记》残片(4Qexb),其上的方体字母清晰可辨。图片泉源:https://www.deadseascrolls.org.il/explore-the-archive/image/B-365624

方体亚兰字母的普遍应用并不意味着古希伯来潦草字体不复存在。犹太人先后在公元66–70年和公元132–135年奋起反抗罗马帝国的统治,意图在耶路撒冷确立自治 *** 。犹太起义者在印发的新钱币上颂扬“锡安的自由”“圣城耶路撒冷”或是“赎回以色列的第一年”时,就运用了古希伯来潦草字体,以此表达自己民族的政权为古代以色列王国的延续。然而,这些起义均以失败了结,古希伯来潦草字体往后在犹太群体中销声匿迹了。

左图:第一次犹太起义(公元66–70年)的钱币;右图:第二次犹太起义(公元132–135年)的钱币。图片泉源:Kanael, Baruch,“Ancient Jewish Coins and Their Historical Importance,”The Biblical Archaeologist 26 (1963): 38-62.

值得注重的是,撒玛利亚人,也就是听说在亚述帝国时期外族移民和北国以色列人通婚后遗留下来的部族后裔,在第二圣殿时期并未如犹太人一样平常接纳方体亚兰字母,而是继续沿用和生长了古希伯来潦草字体。至今,栖身在纳布卢斯的撒玛利亚人还在使用撒玛利亚字母,古希伯来潦草字母也就以另一种形式被保留了下来。

纳布卢斯城中的其中一个牌匾上印有撒玛利亚文字(李思琪/摄)

四、《希伯来圣经》中的古希伯来语

综合以上史料可以发现,“古希伯来语”历经差异时期的生长阶段,领会这门古代语言的主要资源既包罗那些主要源自第一圣殿时期的铭文,也兼容第二圣殿时期的死海古卷、钱币等出土文物。这些一手文献最直观地反映了古希伯来语的原始状态,但由于年月久远,历经风吹雨打,撒播下来的史料多属于只言片语,因而使该语言历史的完整重构难题重重。

相比之下,《希伯来圣经》作为传世经典,因其篇幅的长度、内容的完整度、对传统在一定水平上的忠实传承,成为领会古希伯来语另一异常主要的资源。迄今撒播下来最古老且最完整的《希伯来圣经》为公元11世纪的《列宁格勒抄本》(Codex Leningradensis)。抄本上纪录着公元7世纪以后由犹太马索拉文士开发的元音和重音符号,多漫衍在辅音字母的上下方,以辅助读者发音和分段。抄本的左右两侧和上下双方各写著名为“小传统”(masorah parva)和“大传统”(masorah magna)的条记,主要是辅助编订者阻止誊录和编辑上的错误。

《列宁格勒抄本》的《以斯帖记》开篇,其摹本为D. N. Freedman, A. B. Beck, and J. A. Sanders, eds., The Leningrad Codex: A Facsimile Edition, Eerdmans, 1998(李思琪/摄)

除却这些中世纪的音标符号和条记,抄本上的辅音内容可以上溯至更早的创作时期。《希伯来圣经》内的一些诗歌,如摩西之歌(《出埃及记》15章)、狄波拉之歌(《士师记》5章)、雅各的祝福(《创世记》49章)、摩西的祝福(《申命记》33章)、巴兰的口谕(《民数记》23–24章)等就属于最古老的文天职层,其中所展现的一些语言特征被界说为公元前10世纪或以前的“远古圣经希伯来语”(Archaic Biblical Hebrew)。和《希伯来圣经》的其他部门相比,这些古诗的遣词用字较不寻常。好比,第三人称单数阳性代词词尾在《创世记》49:11为–?(-h)而非–?(-w);第三人称复数阳性代词词尾为–???(-mō)而非–???(-hem)或–?(-m)。古诗内的一些单词,如?????(灰尘)、???(事情)、???????(黄金),鲜少泛起在《希伯来圣经》的别处,但却常见于古老的阿卡德语、乌加里特语、迦南北部的闪米特语言。大部门的《希伯来圣经》用语被界说为公元前8至6世纪的“尺度圣经希伯来语”(Standard Biblical Hebrew)。这一分层的语言对冠词?–(h-)、特定直接宾语的记号(??)、毗邻词???和??的使用更为一致和频仍。在流散时期或回归之后编撰而成的书卷,如《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历代志上下》,多受亚兰语、波斯语甚至是希腊语的影响,主要反映了“晚期圣经希伯来语”(Late Biblical Hebrew,公元前4-前2世纪)。从语言分层看来,《希伯来圣经》绝非一气呵成,而是由差其余佚名作者怀揣着截然差其余意图,从远古时期至波斯帝国末期或是希腊化时代初期汇编而成,再由后世的编辑打磨誊抄而来。

Usdt自动充值接口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怎么充值usdt(www.payusdt.vip):古希伯来字母的生长与演变
发布评论

分享到:

choi baccarat(www.allbet6.com):【见字「游」水】风帆运动若何有风驶尽
4 条回复
  1. 皇冠足球
    皇冠足球
    (2021-07-11 00:08:32) 1#

    原题目:刚果东部发现埃博拉确诊新病例出本书吧

    1. 新2会员手机管理端(www.22223388.com)
      新2会员手机管理端(www.22223388.com)
      (2021-07-14 12:17:40)     

      USDT跑分www.usdt8.vip),全球頂尖的USDT場外擔保交易平臺

      真心实意推荐了

      1. 澳洲幸运5(a55555.net)
        澳洲幸运5(a55555.net)
        (2021-07-24 10:08:34)     

        www.122381.com)是一个开放 新[2网址即时比分、 新[2网址代理最 新[登录线路、 新[2『网』址会员最 新[登录线路、 新[2网址代理APP 下[载、 新[2『网』址会员APP 下[载、 新[2「网址线路」APP 下[载、 新[2网址电脑版 下[载、 新[2网址手机版 下[载的 新[2 新[现金网平台。 新[2网址登录线路最 新[、 新[2皇冠网址更 新[最快,“皇冠体育”APP开放皇冠会员注册、皇冠代理开户等业务。有前途

  2. 登1登2登3代理(www.22223388.com)
    登1登2登3代理(www.22223388.com)
    (2021-10-21 00:09:14) 2#

    澳5彩票开户www.a55555.net)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等服务的平台。
    一气呵成看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